科研技术团队

Research and technology team


本项目主要技术负责人员主要来自南京大学、中科大和中国药科大学,在植物成分研究领域平均有20年以上的经验积累,在研发领域上都有各自精细专属的领域,将这些领域进行专业协同,形成国内国际领先的高效专业技术和核心竞争力。

技术团队总负责人杨永安,1973年出生,博士,研究员级高级工程师,江苏省333高层次培养工程培养人才,市级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市政协委员、劳模、学科带头人,全国循环经济协会专家委员。工作以来,杨永安一直从事植物资源的研究开发与综合利用工作,申请70余项发明专利,主持国家、省级科技计划项目9项,多次获得省、市级科技进步奖,研究成果曾获得江苏省高新技术产品证书7个,其中5项科研成果经专家鉴定认为达到国内领先水平,为相关企业带来销售收入数十亿元。杨永安凭借20多年对植物成分的研究探索,对植物成分的发现形成了独特敏感和理解。


项目技术团队的朱海亮博士是中科院百人计划学者,在植物小分子修饰和配位领域处于国内领先地位,连续3年国际核心期刊论文发表数量排名中国第一名。汤文建、石宝俊博士等分别在植物成分分析、植物成分结构确证、植物成分活性测试、植物成分药学组方、药物制剂学研究、植物成分微生物次生代谢产物研究领域均处于行业领先地位。

以上科研负责人的组合在加上40余名硕士、博士研究团队组成的项目团队是项目快速获得关键技术突破的有力保障。


九大核心专利科技

Nine core patent technologies



科研资源&先进的科研平台

Scientific research resources & advanced scientific research platform


依托国内国际顶尖的科研平台,形成了特有的研发资源!平台集成了价值3亿的医药科研尖端仪器和设备,为核心技术的高效产出提供坚实基础和保障。

工业大麻研发团队通过引进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和耐雀生物植物成分研发团队的科研技术,将工业大麻资源通过科技注入形成高科技高附加值 健康产品,形成工业大麻研发自主知识产权和绿色经济增长点。

南京大学是教育部直属重点综合性大学(985工程+211工程),具有丰富的学科、科技、人才等资源,各项办学指标和综合实力均位居全国高校前列。 2016年,南京大学是国务院确定的首批28个双创示范基地,排名居首。

团队具有雄厚的植物成分研究创新能力和丰富的产业化转化经验,已经开发出各种天然产物活性成分及天然植物健康产品100余个。团队的部分成果前期已经在江苏省青年人才创新创业基地、江苏省生命科技园、连云港国家高新区健康产业园成功实施并取得良好示范效果。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

Never forget to remember your mission


大麻是人类最早使用的纺织纤维原料草本植物,速生性强,生物产量高,具有很好的生态适应性与生态保护作用。

大麻中的四氢大麻酚(THC)是具有可成瘾性的毒品成分,正因为此,大麻产业属于严格管制产业,我国只有云南和黑龙江两省获批种植工业大麻。

工业大麻是指四氢大麻酚( THC)<0.3%的,不具备毒品利用价值,但具备医药及其他商业价值的大麻。

工业大麻的花和叶中含有一种重要的活性成分大麻二酚(CBD),是大麻中的非成瘾性成分,最新研究进展表明,CBD具有良好的生物活性,可用于治疗阿茨海默病(老年痴呆)、抗痉挛、抗焦虑、抗肿瘤、精神病、帕金森氏症和其他严重的病症。 CBD还可以有效地消除四氢大麻酚(THC)对人体产生的致幻作用,被称为“反毒品化合物”(anti-marijuana compound)。


团队将充分利用自身的人才和技术优势,结合云南地域特征和工业大麻植物资源优势,围绕天然产物的活性成分开展工业大麻成分研究、CBD分离纯化、质量检测、标准制定、工艺研究与产业化、药理活性与机理研究、新药设计与开发及知识产权保护等工作,并对外提供相应技术服务。

正是基于这样的背景下,本项目结合资源、技术优势和资金保障,进行工业大麻活性成分研究及产业化的项目实施。该项目不仅具有广阔的市场前景,也会带动企业的生产发展,促进我国工业大麻产业技术和经济的发展。


团队愿景

Team vision


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进程中,科技是最强有力的支撑。作为一支奋战在科研一线的生物医药研究团队,我们怀揣着为人类健康不懈努力的崇高梦想。

在20多年的研发工作中,我们克服了一个又一个难题,为社会提供了上百个安全、有效、高品质的源于植物成分的医药健康产品。

CBD的强大而优越活性发现,可以为人类提供一系列戒毒、治疗老年痴呆、抑郁症、肿瘤、关节炎等疑难疾病的解决方案,目前世界各发达国家都将CBD的研发作为重点和热点研究课题。

在我国,因为CBD来源于大麻的问题,研究和制备都受到了严格的限制,全国只有1家企业可以进行垄断式的研究和加工,这将使得我国的CBD研制水平与发达国家差距在扩大,与此同时,我们发现一批来自欧美的专利已经在中国申请,这让我们感到十分焦虑和不安。

按照现在的发展趋势,几年后,将会有一批来自发达国家昂贵的CBD医药健康产品进军我国。而作为占全球工业大麻资源一半以上的中国,却对此只能再次望洋兴叹。

我们期待,国家从战略层面上放宽对CBD研究的限制,让我们在CBD研究上迎头赶上,用中国人的科技造福中国人民。我们希望和我们有共同理念的人士加入我们,为健康中国事业贡献自己的力量。